首页 齐乐娱乐 穿越奇情 江山聘:王爷,请休妻!

第003章、凭什么要听你的

江山聘:王爷,请休妻! 九荟 2082 2017-10-13 01:52:09
  第003章、凭什么要听你的  为什么带着这镯子就不能去?  柳式微一瞬间想到这个,随即反应过来,她为什么要听秦业宸的?  他不让她过去,她还就真的不去了?  “我去什么地方,似乎与王爷无关。”柳式微下意识朝后面退了一步,防备的看着陆竞。  生怕他手上的宝剑,再一次伸到了自己面前。  她救了人,当朝宸王,应当不至于恩将仇报吧?  然而柳式微还没有等来秦业宸的回答,抬眼就瞧见了他手上的一封信笺。  眼熟的很。  她皱眉,赶紧摸了摸自己的袖子,果然原本在她身上的信笺不见了。  柳式微大惊失色,“你什么时候拿走的?”  柳府已经被灭门,那是太子当年拉拢柳府时,写给柳府的婚书,是她唯一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信物。  一定是刚才,给他疗伤的时候取走的。  “陆竞。拿下去烧了。”秦业宸权当看不见柳式微的神情,随手一扔,就扔给了陆竞。  烧?烧了?  “不行!”绝对不能烧!  柳式微回神,整个人立刻扑了上去,陆竞一个闪身轻易的就避开了,掏出怀中的火石,直接就将手中信笺点燃。  她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信笺变成一堆灰烬。  那是她最后的希望!  还未等柳式微发作,秦业宸一把将柳式微扯回来,伸手点了她几处大穴。  让她动弹不得。  “柳式微,除了本王,无人能护得住你!”  “你混蛋!”柳式微动不了,气的牙根都在发酸。  柳府曾经是太子心腹,替太子办事。为了拉拢柳府,这纸婚书是当年太子特意写下来的。  后来,柳府被扣上谋反的罪名,全家灭门。  她只有借助太子,才有可能替柳家平反!  现在好了,她就算见到太子,也没用。  王爷了不起?就能随便把她的东西烧了?  真后悔刚才没有把匕首直接戳进他的胸口!  恩将仇报,帮他治好了伤,就换来这么个下场。  “太子不会帮你。”所以这纸婚书一旦被别人看见,就必会引来大麻烦。  不能留。  “帮不帮是你说了算的?”柳式微没好气的开口。  这婚书只是信物,不一定可以让太子殿下帮她。可是只有见到太子,才知道有没有可能性。  对于一个不了解的男人,她不会将自己全部赌注都给压上。  可是现在好了,连见到太子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想死的话,就留在宸王府。”秦业宸起身,准备着离开。  不管柳式微是不是那个人,能带着这镯子,就一定与她有关。  所以他也不会让她出事。  “王爷,能不能先把我的穴道解开?”眼看着秦业宸就这么走了,柳式微急忙开口。  心里的火气还没下去,浑身又动弹不了,这滋味可不好受。  “柳姑娘放心,这穴道在两个时辰以后,会自动解开。”陆竞见着秦业宸走远了,在一边好心的解释了一番。  还要两个时辰?  那天都快要亮了!  柳式微一眼瞪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陆竞抢先了,“柳姑娘,爷的手法,属下解不开。”  “……”  ——  翌日。  府中倒是没有人看管着她,柳式微就偷偷的溜回了客栈。  芸双枯坐了一夜,看见柳式微突然回来,蓄积了一晚上的眼泪,瞬间决堤,“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  “昨夜太子府进了刺客,芸双担心坏了,还以为是小姐您被发现了。”芸双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是有刺客,她还撞了个正着。  “没事,我没见到太子,你放心。”柳式微随意的摆摆手,转身就开始收拾行李。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开口,“芸双,婚书已经没有了,我们先赶快离开这里。”  “婚书没有了?”芸双看着柳式微风风火火的动作,一瞬间还没有反应的过来。  那纸婚书意味着什么,芸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那是小姐唯一的信物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路上再和你慢慢说。”柳式微一把将行李塞进芸双的怀中,“快一点,先收拾。”  芸双心知出了大事,立刻止住了眼泪没有多问。  她们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就算知道是宸王烧了她的婚书,可是就她和芸双两个人,也斗不过宸王。  讨不来什么好处。  更何况,宸王知道她的名字,知道血玉镯,连她会医术的事情都一清二楚。  直觉告诉她,宸王一定知道她的身份,一旦被捅出去了。  那她到时候……  平反之事来日方长,她得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才可以说其他的。  芸双刚刚收拾完,就立刻被柳式微拽着,跑出了客栈。  为了避人耳目,还特意的找到了客栈的后门。  可是刚刚出了门口,就看见陆竞带着人马恭候着。  “柳姑娘,爷让属下请你回府。”陆竞朝着柳式微行了个礼,随后对着身后挥手示意。  后面的轿子就已经被送到了柳式微面前。  小厮在她面前蹲下,示意她踩着小厮上轿。  柳式微拽着芸双后退一步,准备逃跑,“你认错人了。”  既然她已经跑出来了,就绝对不能再回去。  如今的西晋朝局,远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暗中风起云涌。  太子,宸王相争,注定了是对手。  所以她不能羊入虎口。  陆竞上前一步走到了柳式微面前,压低了声音,“柳姑娘,如果您今天不去,您的身份,恐怕……”  他也没有说的太多,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去了,到时候第一个不放过他的一定是王爷。  柳式微捏着手中的包袱,听懂了陆竞言语之中的威胁。  的确,她可以什么都不害怕,但是唯独这个,她不能不怕。  当初皇帝下令,对柳府是满门抄斩。  可是偏偏她还活着,如今说白了,她就是戴罪之身,身上背着欺君之罪。  抗衡不了权势滔天的秦业宸。  权衡利弊之下,柳式微选择了暂时的妥协,牵过芸双的手心,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没事的。”随即对着陆竞开口,“好,我跟你回去。”  陆竞点点头,对着柳式微躬身行礼,示意她上轿。  芸双虽然紧张,却也还是一言不发的走在了轿子旁边。  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会和小姐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