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齐乐娱乐 穿越奇情 乱世玉生缘

第四章

乱世玉生缘 吃掉巧克力 2896 2017-10-13 01:26:50
  “你回不去了。。。”林墨说的话一字一顿的打在了苏墨白的心头。苏墨白费劲的扯出了一个笑容,说:“呵呵,你在开玩笑啦,我知道的啦。”林墨沉默了一会,抓住苏墨白的手,往藏书阁走去。苏墨白呆呆地跟着林墨走着。  藏书阁  一进藏书阁,林墨将那本书抽出,扔给了苏墨白。苏墨白翻开那本书,看到了内容——手持玉佩之人,必定相惜相依。林墨走到她的身后:“我会想办法解决,但是,你做好回不去的准备吧。”然后走出了藏书阁。苏墨白猛地跌倒在地,眼泪刷的一下掉了下来,藏书阁里回荡着她的哭声。林墨在门口站了很久,听着里面的哭声,心里涌上了另一种情绪,他自己从没体会过的情绪,心痛,听着苏墨白的哭声,他的心居然会痛,会不舍得让她哭,会想把她拥入怀里,林墨按捺住想冲进去的冲动,只是将冷月叫了出来,说:“在门前看好她,不许她出一点事,不然,你知道后果。”冷月低着头说:“是,主子。”心里想到:主子居然动了心……突然有侍卫闯进来,说:“少主,宫主让您过去一下。”林墨说:“好,你回去禀告吧,待本少主整理妥当,自会前去。”“可是宫主说……”“哦?他说什么?”林墨眯起了眼睛,发出了危险的信号。那个侍卫浑身一冷,比起宫主,他还是更怕少主,说道:“属下会如实禀告宫主,属下告退。”林墨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那侍卫嗖的一下就跑了。林墨心想:本就因为苏墨白的事情心烦意乱,那老头子还添乱。正想着,传来了冷月的声音:“墨白?墨白!”林墨一听,马上冲进了藏书阁,只见冷月正抱着昏迷了的苏墨白,林墨一伸手抢过了苏墨白,将她抱在怀中,冷冷的看着冷月,说:“还不赶快去传太医!”冷月这才反应过来,瞬间消失了。林墨马上将苏墨白抱回了他的寝宫,将苏墨白轻轻的放在床上,只见苏墨白手中紧抓着那个玉佩,眼角还有泪痕,林墨心疼的摸摸她的头发,轻轻的说:“苏墨白,今后我来保护你。”  只听到外面一阵喧哗,冷月的声音传来,说:“主子,太医都来了。”林墨说:“都给我滚进来。”几个太医马上走了进来,说:“少主万安!”“都给本少主听好了,这位姑娘要是有一点点事情,本少主让你们人头点地。”一个老太医颤颤巍巍的走到苏墨白面前,开始把脉,说:“少主不用担心,这位姑娘只是受到了刺激,用不了多久就会好的。”“好,退下吧。”太医这才颤颤巍巍的走了下去。林墨走到苏墨白床前,说:“以后,我将护你一世周全。”  冷月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心里早已波涛汹涌。他怎么也没想过,从不近女色的主子,会对一个女人如此上心,并且那个女人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一个……  不一会儿,苏墨白缓缓地醒了过来,林墨发现她睁开了眼睛,马上说:“冷月,水。”冷月将茶杯端到林墨手上,林墨轻声的对苏墨白说:“要喝水么?”林墨少见的温柔,不由得让身边人打了个寒颤,苏墨白看见他,眼眶又红了,带着哭腔说:“我真的回不去了么?”声音小而轻,让人不由得想将她搂入怀中去疼爱一番,林墨一听,心中一酸,没有说话。苏墨白又继续说:“我如果一直留在这里,奶奶怎么办?”她又看到了手中的玉佩,本想将它摔到地上,林墨说:“不要闹了,我会想办法让你回去的,古书上的事情,又不一定是真的。”“真的么?”苏墨白委屈的说。“真的,我会帮你。”林墨郑重的说。“嗯。”苏墨白小声的嗯了一声。林墨又拿起水杯,说:“喝水么?”苏墨白才说:“喝……”林墨本打算将她扶起,但苏墨白自己坐了起来,拿过杯子,自己喝了起来。林墨面带微笑地站起来,对冷月说:“照顾好她。”“是,主子。”苏墨白看他要走,说:“额,你要去干嘛啊。”“怎么,本少主走了你还会想本少主不成?”“……”苏墨白无语,林墨笑了笑,消失在房间里。  “林墨啊,咳咳,父主听说你将一名女子带进了你自己的宫殿?”“父主消息倒是灵通。”“据说那名女子还有失传已久的玉佩?”“呵,不知父主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儿臣并不知。”“哦?是么,呢你可要好好保管好你那一块玉佩。”“这种事情不用父主你说,儿臣会自己保管。”“知道便好。还有那女子,你要小心……”“儿臣倒不知,一名女子能如何。”“林墨……唉,罢了。”“父主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儿臣先下去了。”“你也该启程去各国了。”“儿臣知道。”“一月之期很快啊。”“父主请你以后管好你的公主。”林宫主无言,林墨继续说,“下次可没有人替她擦屁股了,儿臣告退。”林墨走出了宫殿。  黑羽国中  “父皇,你可好些了?”“唉,一把老骨头了,有什么好不好的。”“您觉得这次是什么人想至您和其他几位叔叔死地呢?”“夜儿,不久之后不就知道了么。”“父皇……”黑崎户看着黑皇欲言又止的样子,本想一探究竟,便被黑王打断了,说:“夜儿,本王乏了,你先下去吧。”黑崎户也不好多说什么,便走了出去。“弄花,给林少主传书,说,有上好的酒想要让他来尝尝。”一个女子站在他后面说:“是,夜主子。”“务必连夜送到。”“是,主子。”  夜半,噬宫  “主子,黑公子的人给您的信。”一名戴着月牙面具的男子对林墨说,林墨扫了一眼他,说:“怎么说?”“黑公子说,有上好的酒让您尝一尝。”“哦?”林墨用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他让我现在去黑羽国,你说他怎么想的。”“属下不敢妄自下结论。”“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就如此等不及。”那男子并没有说话,林墨继续说:“这回你陪我一起去。”“呢冷月呢?”“他有他要做的事情,你陪我去。”“是,主子。”“明日一早,咱们就走。”他还得和小东西告个别。“是,主子。”“你先回去吧。”“是。”“还有,明天走的时候挑两匹好马。”“是,宫主。”“嗯,你下去吧。”  林墨走进了苏墨白的房间,只见苏墨白坐在窗前,出神的看着窗外,窗外的月光洒在她的侧脸上,整个人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林墨看着她出了神,不由得驻步,观望她。心想:竟是如此美丽的人儿。微微一笑。苏墨白许是感觉有些不自在,回头一看,只见林墨站在黑暗之中,起身说:“站着干什么,过来坐啊。”说着拍了拍身边的座位。林墨并没有走过去,说:“明日我要出宫处理些事情。”清冷的声音如同清泉一般流过了苏墨白的心里。她心里一震,说道:“哦,是么。”沉默,持续的沉默。“你……”两个人异口同声道,林墨撇过了头,说:“你先说吧。”“你什么时候回来呢?”“这么离不开本少主?”苏墨白红了脸,还好在夜里并看不出来。“我,我才没有。只不过怕你走了,我太自在。”林墨看着她的样子,笑了一下,说:“你要不要和本少主一起去?”“我可以么?”苏墨白猛地抬起头,看向林墨。林墨走到了她的面前,说:“留你一个可人在这里,本少主也不放心啊。”苏墨白闻着林墨身上的味道,淡淡的青草香飘进了她的鼻中,说道:“那便去罢。既然你邀请了我。”林墨细细的看着她,说:“好,明早,我来接你。”说罢,走出了房间。苏墨白仿佛还能闻到那好闻的青草味。苏墨白轻抚这他坐过的椅子,怕是因为他在她难过之时一直陪着她,才有一种离不开的感觉吧。  林墨出了门,暗暗说道:“她真的很像她啊。”嘴角轻轻一抿。陷入了回忆之中:  那片山谷,开满了野花,那女子笑得很灿烂,“林哥哥,你看我采的花。”那时候的他,还很快乐,还很爱他的母亲,爱他身边的一切。他自嘲的笑了笑。  他那一身黑衣,与夜色融合在了一起,已分不清,是夜色,还是那华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游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