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梦西的时崆

我不要这样的离别

梦西的时崆 在梦栖 3891 2017-10-13 00:52:51
  后来的几天,顾时崆都很忙,没顾着林梦西,林梦西想了想还是回学校了。  上完晚自习,回到寝室,不见苏晓。白小图说她和男朋友出去混了。林梦西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接通后,只听那边很吵。  “你在哪里”  “孤城KTV,你快来啊,我快醉了”  “好,等着”  林梦西放下电话,加了一件外套,就往外走,坐在出租车上,一脸不开心,从学校到那里,打的也要100多啊,她心里在滴血。  终于到了,她问了下服务台,找到了他们的包厢。苏晓静静坐在那里,看着她男朋友赵宇航在上面痴情唱着一生所爱。她走向苏晓,见她那有醉的样子,打了打她的头。  “梦西你来了”  “你骗我,你知不知道这来回车费多贵”  见她要哭的样子,苏晓抱了抱她,说“这不是叫你来玩啊,你可从没进过KTV”  “哼”  林梦西在里面呆了一会儿,想出来透透气,走到过道,她看见了这样的一幕,两个男女热吻着,女人一副学生妹打扮,男人一件白衬衣和黑色西裤。而这个男人就是顾时崆。她突然很想走过去拆开他们,可脚步就那样不敢动。女人面对着她,显然看到了她,妩媚的笑了一下。顾时崆看着她这一笑,便推开了她,向前走。莫茗不明所以,急忙跟着他,出了KTV门,见莫茗还跟着他,他冷冷的说,“对不起,但我现在不想看到你,请你走开”  莫茗不听他言,用手拉着他,“你喝醉了,走吧,我送你”  “滚”  莫茗被他吓着了,但还是高傲的走了。  林梦西也在后面,见顾时崆向前沿着街走,也慢慢的跟着。  顾时崆今天是来参加学生聚会的,一进来便看到坐在旁边的莫茗,她今天是一副学生打扮,没化妆,系了一个马尾。这倒让顾时崆惊讶了一把。  后来酒被灌多了,出来透气,便看着莫茗跟了出来,莫茗一步步靠近他,他居然想到了林梦西,于是就出现了林梦西所看到的热吻场景。不过那妩媚的一笑,让他知道自己面前的是莫茗,便立即推开了她。  顾时崆向前走着,脑子里都是关于林梦西的画面,走到一个公园,他坐到了椅子上。向左一瞥,便看到了正望着地面的小人儿。  林梦西注意到顾时崆的眼神,便抬头与他对视,顾时崆一见她,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便是逃。他想立即离开。于是头也不回向前快步走去。林梦西小跑到他面前,呼着气说,“小舅,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  “走开”顾时崆推开她,径直向前走去。  “你到底怎么了”  “我叫你走开,你没听到啊”顾时崆的话语带有明显的怒气。  林梦西蹲着,大声哭了出来,一脸委屈。听到了她的哭声,顾时崆脚步停了停,犹豫了下,转身走到她面前。  林梦西抱着他的腿就打,还不停的说着,“坏人,坏人”  “好了,不哭了,我们回家”  顾时崆知道自己要喝酒,便没开车来,出租车上,林梦西给苏晓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自己不回去了,让她早点回去。便枕在他肩膀上。  回到公寓,顾时崆洗了澡出来见林梦西端了一碗汤给他,他喝了就去睡了,没说一句话。  林梦西觉得今天的小舅有点怪,正在想时,电话响了,“你在哪里?我打了你寝室电话说你不在”  “我在外面”  “哪里?”苏以铮有点不耐烦的问。  “我小舅家”  “为什么在那里”察觉到苏以铮清冷的声音,林梦西有点不满,反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好吧,告诉我地址,明天我7点来接你”  “嗯”  早上6点半,苏以铮就在小区门口等了,林梦西也早早出了门,见到苏以铮靠在单车上,急忙向他跑了去。  “冷不”苏以铮捏了捏她的脸。  “不冷”  “上来吧,这儿离学校要骑20多分钟,不远”  “嗯”  “告诉你一件事,经济系明天要组织一场郊游,两天,你必须去,因为我也要去”  “哦”  晚上,林梦西和舍友收拾行李都收拾了一个小时,大家都很重视这场郊游。  早上7点经济系一共来了32个人,有很多都没来,听说是去古镇便失去了兴趣。他们纷纷上了大巴,林梦西和苏以铮坐在一起,一路田园风光,倒也不乏味。苏以铮不知抽了那根筋,缠着林梦西给他讲解,“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幸好林梦西不向他那么不识人间烟火,大部分还是知道的。  到了古镇,他们先去预先定好的酒店把行李放下。酒店是木头结构,墙壁上贴了很多书法作品。房间是现代与古代交杂的,虽然不大,但也面面俱到。  不一会儿大家就出门了,苏晓和林梦西,苏以铮一组。林梦西和苏晓在前面蹦蹦跳跳,一下往这个店跑,一下往那个店窜。看着新奇的小玩意就不放手。苏以铮明白了他就是来给她们提东西的。  独自行动了两个小时后,大家提议到后山去烧烤,那儿有一家很知名的烧烤店,专门为游客服务。  于是他们一行人坐着吊椅神彩飞扬往山上走。男生负责烧烤,女生负责吃。苏以铮将烤好的排骨递给林梦西,林梦西大口吃着,突然冒出一句,“我咬过的”看着苏以铮那狡邪的眼神,林梦西边吃边说,“你怎么越来越幼稚了,不过,我不介意”  中途林梦西去上厕所,过了十多分钟还没回来。苏晓便去看,结果看到林梦西躺在地上,手上,额头都是血,她可能从楼梯间摔了下来。苏晓忙去叫人,苏以铮立马跑了过去,见到血淋淋的林梦西,觉得害怕急了,他赶快把她抱起朝吊椅走,他不停的叫着,梦西。突然林梦西回了一句,痛。  他此刻多么希望这吊椅快点啊,他真的好害怕。苏晓和其他人坐在吊椅上,一颗心不停跳着。  到了古镇,苏以铮立即把她送去了附近的诊所,医生给她做了包扎后,说立马送去市里,否则失血过多后果难以想像。  正在和女友散着步的古听枫看到了苏以铮怀里的人儿,只觉眼熟,仔细一想,这不是顾家的外孙女吗,上次和顾时崆去老宅看到过她。古听枫立马跑向苏以铮,“这边没大医院,快去市里,我送你们”  苏以铮有点犹豫,但也没办法,急忙上了车。  “喂,顾时崆,你外甥女出事了,全身是血”  正在开会的顾时崆听到这消息,立马站了起来,手也在发抖,“你说什么,你别和我开玩笑”  “她在郊区,好像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现在还在昏迷,你先去市人民医院等着,我一个小时后到”  挂了电话,突然手机又响了,显示是大姐。“时崆,梦西出事了,你快去找到她”顾雨晴一边哭一边说。  挂掉电话,良久顾时崆才恢复理智,他不顾会议室人们的议论,直奔外面。他又打电话问了梦西的伤势和现在所处的位置。接着立马去医院叫了救护车,没有人会想到顾时崆居然会在向医生描述伤势时会吞吞吐吐。  去古镇最快是国道,他们走的国道,由于两边都在赶时间,很快古听枫就看到了救护车,苏以铮像抓住了一把救命稻草一样,向上帝祈祷。  顾时崆第一时间下了车,看着林梦西残白的脸色和满头的血,竟发起呆来。看着救护人员把她抱上车,插上了各种管子。  “还好,呼吸在”  因为车内人员限制,苏以铮只能看着他们走在前面,古听枫看出了他的担忧,便把他送到了医院。  一路上顾时崆一直紧紧握着林梦西的手,他怕一松手,就再也触  碰不到她身上的热度。  到了医院,见着林梦西被推进手术室。这边顾老爷子,周路,叶姨早就等着了。  不一会儿苏以铮和古听枫也到了,苏晓打给他无数个电话,可手机习惯静音没听到,这会想起这件事,赶快回拨。  “梦西怎么样了,听人说你们上了一辆车去了市里,现在呢”  “现在在市人民医院,”  “好,我马上到”  半小时后,一群人到了市医院,跑向手术室。最后等了半小时见还没出来,叶姨开口说,“你们先回去吧,有消息通知你们”  其他人只好走了,古听枫走时看到了自己好友眼中的绝望,留下苏晓和苏以铮。顾时崆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光,他不断想起了和林梦西相处的画面,暗下决心,这次只要她还活着,他绝对不会放开她的手。  终于人被推出来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但她脑里积累了一些淤片,导致她没醒。  顾老爷子几乎要晕倒,没醒,什么意思,顾时崆冷静的说,那怎么清理淤片。  “吃药,精神刺激。你们放心她情况比较稳定,只要按照治疗,一个月之间苏醒的机会很大”  苏晓和苏以铮静静听着,突然觉得心脏莫名的痛。苏醒机会很大,但不是百分之百。  转到了VIP病房,苏以铮让苏晓回去给她拿些换洗衣服。叶姨,周路,知道老爷子身体不好,便劝他回去。最后病房,只剩苏以铮和顾时崆两人。  “顾先生,你回去吧,我在这照顾她。”苏以铮率先打破沉默。  “我不会走的,你可以选择回去或者开一间房在隔壁房间”  苏以铮果真住到了隔壁房间,他想就算不能照顾她,守在这儿也安心。  顾时崆坐在她旁边给她讲他的故事,他和她在一起的感受。第二天早上顾雨晴和林昂之匆忙跑到了病房,顾雨晴见到女儿就大哭了起来。安抚好久他们才同意去附近酒店休息,毕竟从a市跑来要花很长时间,又遇到飞机延期,他们也一天没睡好觉了。  顾时崆望着眼前的人儿,整理了下她的碎发,又捏了捏她的脸。  林梦西眉头皱了一下,小声小气说,“痛”  尽管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到了,急忙说,“你说什么”  “痛”林梦西睁开眼睛,迷茫往着周围。  顾时崆突然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紧紧抱着她。一会儿,对她说,“乖,我去找医生,你在这儿等着”  医生很快来了,不可相信看着她,接着把林梦西送进检查室,看着结果单开心说,“没事了,淤片居然全不见了,现在就可以出院。真是奇迹,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好了”  顾时崆坚持住院观察一两天才出院。苏以铮像往常一样走进病房,看到林梦西居然睁开眼了,他急忙走到她面前,摸摸了她的头,笑着说,“我是谁?”  “苏以铮,大朋友”  “你丫的真行,居然能从厕所门口摔下来,没事了吧”  “嗯,医生刚才检查过了,说马上就能出院了”  “那就好”  顾时崆在外面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家人,大姐和林昂之急忙想跑到医院来,被他阻止了,让他们好好休息。  走到病房看到苏以铮和林梦西在谈笑,有点不悦。林梦西见他一脸疲惫,这时一个劲的催他回去。顾时崆也一晚没睡好,这时坐在沙发上浅眠。  一天后,林梦西出院,老爷子提议在家吃顿饭。林昂之不方便过去,便提前回a市了。走前,他单独和林梦西吃了一顿饭,一直叮嘱她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走时,林梦西突然说,“爸,祝你幸福。”  林昂之顿了顿,“嗯,谢谢你”  过了几日,顾雨晴便回去了,一方面工作忙,一方面,她可不想再天天听父亲训自己离婚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齐乐娱乐游戏娱乐